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台灣的未來,在哪裡?

今天晚上比較晚下班,回到家附近繞了一圈,決定吃一下在家裡附近已經半個多月沒吃的鐵板燒店。跟已經有點熟的老闆打過招呼之後,開始吃著美味的鐵板燒,然後照常拿出手機看著社交服務上來來去去的訊息等著老闆處理我的鐵板燒套餐。

在進店裡前店裡已經有兩位客人跟老闆東南西北的聊著 (姑且稱這兩位客人為 A 跟 B),我坐定後 A 跟 B 就開始跟老闆及老闆娘聊小孩,他們覺得現代人太晚生小孩了,因為他們聽過父母年紀越早生小孩的話,小孩會越聰明的新聞。然後他們就開了馬英九一個玩笑,說 現在的父母就是因為太晚生小孩,所以才會讓馬先生當選台北市長 8 年,然後現在還可以做 8 年總統。我聽到後也只有跟著笑笑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也許各位有些人會覺得這沒什麼好笑的,但這不是重點,請掠過就好)。

客人 A 提到民國 77 年台灣放寬大陸配偶來台限制之後,很多大陸配偶生了小孩來台灣定居,當時生的小孩現在都已經有投票權了,而陸配跟他們所生的孩子大多 (?) 因為跟中國的關係所以都是支持馬先生的,有些台灣人為了避台灣的稅所以娶陸配 (因為以前外國配偶在沒有身分證之前都不能在台灣工作,但是報稅時可以佔一 個扶養減免名額) ,然後將在台灣的錢透過陸配轉移到中國投資去買房買地,台灣這邊的所得就變得很少甚至到不用報稅的地步。因為財產投資都移到中國去了,所以很多台灣人跟企 業家慢慢的為了在中國的生存利益而支持中國不支持台灣自己,加上台灣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想生小孩讓台灣土生土長的小孩變少,所以馬先生的當選就變成必然 (在中國台商數量 A 先生說有兩百萬人,而台灣總統當選只需要不到 700 萬票,而台灣政府還打算開放不在籍通訊投票)....

因為講到了馬先生的關係,所以 A 跟 B 就開始說了馬先生的相關政績如油電雙漲造成物價上漲,以及 22K 薪資等等議題,也因而談到了附近店租的問題,A 跟 B 就開始跟老闆討論要不要去百貨公司等等的地方開店 (因為老闆的鐵板燒店是在巷子裡,大多只有像我們這種住在附近或是知道老闆手藝的熟客會比較常來),我也趁機跟老闆提到我半個多月前到中和某購物中心吃鐵 板燒結果覺得又貴又沒他做得好吃的事,結果老闆爆料說中和的購物中心剛開幕時他不是沒想過要去裡面開店,但是衡量店租及照顧家庭等等的因素之後還是決定出 來外面自己開家小店就好。後來因為客人 A 跟 B 都有去過中國,開始跟老闆談上海餐廳的經營方式跟價位,說到上海城內熱門區域跟周邊比較鄉下區域的餐廳價格可以差上好幾倍。然後台灣這邊如果發現有人在附 近開了類似的店,台灣人就會想辦法開一些不一樣的店來做差異化,而中國那邊如果發現有人在附近開了類似的店,則會大家一起開一樣的店看誰撐得久,因為中國 人多,多開幾間一樣的店還是可以有客人。而這也是一種讓店家有排隊人潮的方法,因為人都喜歡有選擇,如果方圓百里裡面只有你一家店,來客數可能就門可羅 雀,但一旦你的店附近 (甚或就在你的店隔壁) 有類似競爭的店出現 (也許是同一個老闆開的),人們就會開始做選擇去其中一家店消費 (只是我在想,會不會開一家店的成本高過來客數而倒掉呢?)....

之後討論的重點就擺在台灣跟中國的關係上。客人 A (還是他!) 說之前台灣跟中國互相對立時,中國打不下台灣只好用偷偷買的。買到現在基本上台灣媒體在三 X 把綠色的鄭先生請走之後都已經是藍色的媒體而沒有本土綠色的媒體了。現在表面上是綠色的媒體 (年 X 跟自由) 基本上也跟藍色脫不了關係 (因為他們的老闆在中國都是有投資的) 他們現在表面上是綠色是因為,如果媒體一片藍色的話媒體就沒有人要看,跟上一段言論提到「有競爭才會有來客數」的理論一樣。客人 A 認為現在民進黨要執政已經沒有機會,因為現在的台灣政府已經鐵了心要在 2015 年台灣選下一任總統之前就把台灣奉送給中國。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照常理說一個總統在選上了之後應該是會肩負人民所託好好的照顧人民讓人民安居樂業,怎 麼會是像現在這樣讓台灣越來越糟糕呢?

最後變成鐵板燒的老闆做結論 (除了談老闆的店租那段我有說老闆的手藝很好之外,其他時間我一直都只有在旁邊靜靜的邊吃邊聽而已),他說他早已經對這個政府切心了,2015 年台灣會不會回歸中國他也不想理了,就等著台灣變成中國特區算了,他現在只希望好好的經營他的小店維持一家生計就好。(他的心態會不會代表一些台灣平民百 姓的想法呢?)

這時我的鐵板燒也吃完了。

我在離開這家店的時候想了一下,當時在店裡的除了我和老闆、客人 A 跟 B 之外就只剩老闆娘,而這五人中竟然都有一樣對台灣未來的無力感,面對和中國越來越靠近的台灣政府我們能怎麼辦呢?

這幾天其實一直想著如果這個政府一直這樣一意孤行的把台灣推向中國,是不是只有學孫中山先生一樣革命才有挽回頹勢的可能呢?但晚上回到家跟 Mark Wu 的小小討論之後才發覺,光是想到革命是沒有用的,之後要如何善後才是最大的問題所在.... (說實話無論革命或者是善後我應該都完全沒有這些能力 XD)

現在的民進黨,有沒有可能會是那個改變的力量呢?我跟 Mark Wu 都是認為不太有機會。那麼一般的人民呢?在這個媒體已被藍色控制的時候,我最近的想法是另起一個草根的媒體來讓一般人民知道不同、更全面性國際性的訊息來 引發民眾自覺 (像茉莉花革命一樣),比如說我所在的維基媒體組織裡面就有所謂人人都可參與成為公民記者的維基新聞計畫,其實我有想過是不是要在台灣來推推看,不過週一 跟台北維基人聚會提這個想法的時候被回了「現在的維基新聞在台灣沒人知道啊!」「台灣其實不是沒有草根性的媒體,苦勞網、新頭殼、Peopo 公民新聞網其實都有在做,但是現在有用嗎?」

如果新媒體不可能有像傳統媒體一樣的閱聽影響力,那麼成立新的政黨來努力呢?

「你有可能比綠黨、民進黨做得更好嗎?」我的心裡這樣想著。

我想我還是回去做個小小的軟體工程師,然後私底下為台灣禱告求平安就好了.... (繼續無力)